马拉卡纳拒绝重演

  4比1击败喀麦隆后,巴西队完成了自己在世界杯决赛圈的第100场比赛。纵观历史,巴西在过去64年拿到了五座世界杯冠军奖杯,成为这一赛事最出色的球队,但1950年的那场噩梦,也一直笼罩在巴西人心头,他们迫切希望在马拉卡纳举起金杯,抹去这段不堪回首的历史。

  在巴西,国家队教练或许是最难干的职业,因为巴西人人懂球,谁都可以在嘴上炒教练的鱿鱼。能坐稳这个位置的,恐怕就只有备受球迷欢迎的“大菲尔”了。

  巴西足协本来打算让梅内塞斯担任本土世界杯的主教练,但他上任后成绩平平,也无法摆平大牌球员,最终被斯科拉里取代。斯科拉里是巴西队2002年在韩日世界杯夺冠的主帅,一向以严格治军著称,即使是大名鼎鼎的“3R”,也唯他马首是瞻。以年轻球员为主的巴西队,对这位功勋主帅十分敬重,在联合会杯和热身赛也一路高歌猛进,看起来在本土捧杯已经是万事俱备。

  对于个性十足的“大菲尔”,巴西球迷也是罕见地一致认可。昨天赛前介绍双方阵容,斯科拉里得到的欢呼声仅次于内马尔,即使是他换下内马尔,巴西球迷也没有送上嘘声,反而大唱“菲利波之歌”来赞扬斯科拉里。一位巴西球迷表示,如果斯科拉里都不能带领这支巴西队夺冠,那么就没人行了。时尚杂志《GQ》的巴西版也用斯科拉里作为封面人物,足见这位主帅的跨界影响力。

  虽然斯科拉里在巴西家喻户晓,最近还是出现“李鬼”,闹出了一则匪夷所思的笑话。巴西记者孔蒂在飞机上偶遇了“斯科拉里”,随即展开采访,并给《圣保罗页报》发回了大篇报道。稿件见报后才发现,原来他采访的只是一个和斯科拉里长相接近的人,根本不是真正的“大菲尔”。球迷们对此反应强烈,有人在推特上写道,“难道一个连国家队教练都能搞错的人,有资格在报纸上报道足球么?”能够犯下如此业余的错误,孔蒂也不能怪球迷炒自己鱿鱼了。

  很多人对于巴西队小组赛的安排有疑问。巴西队分别在圣保罗、福塔莱萨和巴西利亚进行了3场比赛,没有到巴西的足球圣地、位于里约热内卢的马拉卡纳球场比赛。对于这样的安排,巴西球迷大多毫无怨言,昨天在巴西利亚观看了比赛的达米安表示,“那里只应该是决战的地方,晚一点儿去对球员们有好处”。

  巴西人不愿提及的历史,是1950年的决赛。作为二战后的首次世界杯决赛,在巴西新建的马拉卡纳体育场进行。按照赛制,巴西拿到平局就可以夺冠,结果他们1比2输给乌拉圭。直到现在,巴西人都对那段历史耿耿于怀。作为亲历者之一的记者路易斯表示,巴西此后尽管拿到了5次世界杯,但这次失利带来的影响,却是相当长远。

  在本次世界杯前,巴西队的心理医生专门做了报告,呈给斯科拉里,陈述64年前“马拉卡纳打击”对球员造成的心理焦虑。里约州长费尔南多的态度,或许多少反映了球员们面临的压力,“如果巴西队在马拉卡纳再次输球,特别是输给阿根廷,那么我只有自杀了”。

  1948年,巴西举国上下开始建造马拉卡纳体育场。路易斯透露,当时二战刚刚结束,巴西参加了反法西斯阵营,世界杯主办权是巴西在国际社会上获得的一次奖励,能够让他们通过这一赛事激励民众,并创造建国以来首个重要时刻。

  但现实总是非常残酷,巴西意外地1比2输给了乌拉圭队,这也成为名垂青史的“马拉卡纳打击”。何塞当时是一个年轻的银行职员,现在已经年过花甲的他,清楚记得当时收音机播报带来的绝望感,“吉吉亚进球了,突然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,好像20万人一起死掉了。”

  巴西剧作家罗德里格斯认为,那次失利给巴西社会带来了巨大的负面情绪,人们一直沉浸于失败,甚至形成了一种自卑感。1956年,巴西总统库比契克将首都迁到了巴西利亚。在路易斯看来,这多少也放下了巴西人心中的担子,“在那次失利以后,里约热内卢作为首都,总是会带给人糟糕的回忆。这次迁都是个行政决定,在百姓心中,它还有另外一些意义。”

  当费尔南迪尼奥打进那脚精彩的捅射,整个巴西利亚国家体育场欢声雷动。球迷们尽情高唱,比赛结束后也久久不愿离去,在小组赛最后一轮,桑巴军团总算展现出了风采。巴西队首战胜利饱受争议,次战又没能拿下,来自环球电视台的塞萨尔认为,球员们一直背着巨大的包袱踢球,这和“马拉卡纳打击”不无关系,“他们知道自己要回到那座球场,在那里不容许再次失败,他们从小耳濡目染。”

  作为“马拉卡纳打击”的罪人之一,当时的门将巴博萨后半生都饱受指责。同样受到批评的还有后卫贝格德,他在比赛后搬离了里约,以免受到骚扰。

  当巴西队第100次踏上世界杯决赛圈,在首都巴西利亚击败喀麦隆后,媒体和球迷都在尽情享受胜利。按照赛程,巴西队将在贝洛奥里藏特进行1/8决赛,如果晋级则来到福塔莱萨,半决赛继续在贝洛奧里藏特,直到决赛才会登上马拉卡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