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震半年后的海地:废墟尸体混堆成万人坑(图)

 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王凯报道 据德国《明镜周刊》8月4日报道,导致至少22万人死亡的海地大地震已经过去半年有余,但是海地的重建工作依然处于初步阶段。来自世界各地的援助者开始踏足这个国家,但是重建的进展却十分有限。在海地的许多地方,人们依然只能在废墟中继续他们的生活。

  丹尼尔-斯托德喜欢自比为蟑螂,同时他也是帮助海地重新获得独立的人,是他冒着生命危险,将用大理石雕刻的海地《独立宣言》从废墟中找出来,这块可以追溯到1804年1月1日的石板未损分毫。随后,他将石板放在纸盒上,再绑到卡车上,将其送给了海地政府大使。斯托德说:“没人喜欢蟑螂,但是没有蟑螂,垃圾将到处都是。”

  斯托德是一位高大的美国人,他为国际援助机构——国际协作住房基金会工作,喜欢干净和整洁的空间。斯托德的噩梦是数字,2500万立方米的废墟碎片。这是最初保守估计的数字,现在他认为海地大地震后需要清理的碎片至少有5000万立方米。

  对于斯托德来说,这些是碎片,但对于乔治斯-阿曼尼斯来说,这些废墟曾是他的房子。当地震发生时,他正在教堂中,妻子和孩子在厨房中做饭,四岁的小女儿在看电视。幸运地是,他成功将她们救了出来。现在,他用碎石、金属片以及防水油布,在以前的房子上盖了临时棚屋。但是雨水依然能够渗下,孩子们听着阴风怒号的声音吓得直哭,害怕再发生地震。阿曼尼斯周围的邻居住宅废墟下,依然埋着14具尸体。

  斯托德说,有时候人们会阻止他的挖掘,称他们宁可用手清理废墟。并非担心损害尸体的原因,最初的悲痛已经结束,现在人们要为生存而奋斗,他们想从废墟下抢救出更多依然有用的东西。很多年轻人一边清理碎石一边手舞足蹈,比如一只胳膊伸向天空,随着海地广播中的音乐韵律摆动身体。太子港中,到处都传唱着老调。海地人现在意识到,他们唯一得到的东西就是无尽的艰难。

  斯托德说,本来这应该是一个简单的过程,你只要清理完碎片然后重建即可。但是这些碎片能被送到哪里?它们只被允许送到很远的一个垃圾场。所有人都希望斯托德能够尽可能快地清理完这些废墟,但斯托德缺钱,缺重型装备,但是一切与清理废墟有关的工作都是昂贵而耗时的。而时间又是一个问题,在清理一片废墟前,他需要先确定这里的主人,但这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,就连海地政府都帮不上忙。

  在比利时和加拿大受训的海地公共建设工程部工程师雷蒙德-海吉恩,也在帮助政府清理废墟和重建这个遭到重创的国家。每天,他的200多名雇员们都要对海地破碎的建筑进行评估,并根据这些建筑的状态喷上不同颜色的油漆,比如那些最危险建筑物上喷红漆,受损但可修复的建筑上喷绿漆,而安全可以进入的建筑物上则喷黄漆。经过几个月的统计,他发现海地近半建筑物受损或者严重受损。

  海吉恩的工程部唯一没有检查的建筑就只剩下,但是不需要经过详细检查,即可以给这栋建筑喷上代表最危险的红色标记。地震几乎完全毁掉了这栋建筑,天花板已经崩塌,前脸以及侧面曾经庄严的建筑也都摇摇欲坠。但当海吉恩等人来到前时,却不被允许进入,还政府正竭尽全力维护着它的尊严。实际上,今天的已经成为海地政府对这场大灾难匮乏反应的象征。

  阿曼尼斯说:“没人帮助我们,我们也没有收到任何组织的援助。”劫掠者从他的废墟家中偷走了他的全部储蓄,约211美元。地震前,他正计划与为他生了七个孩子的女友结婚,并为她买一枚戒指。现在,他没钱再买第二枚戒指,甚至不得不典当了女友的戒指抚养孩子们。

 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不能参加“现金用于救灾计划”,也许是他不符合援助组织的救援标准:他既未失去妻子,也没有失去大腿;尽管他有许多孩子,但没有年幼者;他依然年轻力壮,并且不再住帐篷(自己搭了棚屋),与家人一起生活超过两个月。但我们不能说世界遗忘了阿曼尼斯,因为海地有太多像他这种情况的人。

  在过去5个月中,斯托德已经清理了21万立方米的碎片,但是依然还有数百万立方米等待清理。倾倒废墟的地方,碎片和尸体搅在一起,那里才是海地真正的“万人坑”。